<strike id="l4ysq"><p id="l4ysq"></p></strike>
<rp id="l4ysq"></rp>
    <th id="l4ysq"></th>

      <dd id="l4ysq"><track id="l4ysq"></track></dd>
        <dd id="l4ysq"><noscript id="l4ysq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  <dd id="l4ysq"><optgroup id="l4ysq"><table id="l4ysq"></table></optgroup></dd>
      1. <th id="l4ysq"></th>
        今天是
        我在杭州的民工兄弟伍來(lái)福 他是鋼筋工人,也是“金黃的落葉堆滿(mǎn)心間”的詩(shī)人
    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4-17   杭州日報

        杭州日報訊 3月20日,春分,一個(gè)陽(yáng)光燦爛的日子。

        午后時(shí)分,我來(lái)到位于九堡的一處工地,要見(jiàn)的主角是民工詩(shī)人伍來(lái)福。

        遠遠地,我認出了他,他也認出了我。十年前,在富陽(yáng)的工地上,我和伍來(lái)福曾小酌一杯。十年后,他仍舊干著(zhù)他的事,我也干著(zhù)我的活。

        怎么認識的?2014年,伍來(lái)福給《杭州日報》西湖副刊投稿,我們就認識了。后來(lái),我所在的部門(mén)在他的家鄉——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灌陽(yáng)縣水車(chē)鄉設立了一座“愛(ài)心讀書(shū)室”,我和他一起坐火車(chē),前往那個(gè)名叫長(cháng)洲村的遙遠小村莊。

        十年未見(jiàn),他的面容更滄桑了。是啊,風(fēng)吹日曬催人老。

        本來(lái),我應該在下雨天來(lái)見(jiàn)他。因為只有雨天,工地上放假,他才有空。這天恰巧工地安全檢查,工人們放了半天假,我們得以在惠風(fēng)和暢的春分節氣見(jiàn)面。

        我們聊了很多,關(guān)于閱讀,關(guān)于生活,關(guān)于未來(lái)。

        高考落榜的夏天 他的詩(shī)第一次變成了鉛字

        1983年夏天,高考放榜,沒(méi)有伍來(lái)福的名字,他頓時(shí)感覺(jué)“天都要塌下來(lái)了,心里很失落”。

        伍來(lái)福從小成績(jì)不錯,語(yǔ)文更是優(yōu)秀,雖然家境一般,父母還是供他讀完了高中。在那個(gè)年代,一個(gè)農村娃能讀到高中畢業(yè),不是鳳毛麟角,也是百里挑一了。

        整整幾個(gè)月,心情低落的伍來(lái)福將自己關(guān)在家中?!哆|寧青年》《廣西文學(xué)》《南方文學(xué)》這些文學(xué)雜志成了他的朋友,他一遍遍地翻看。這期間,他的一首詩(shī)第一次變成了鉛字,給了他莫大的鼓舞?!霸?shī)是在我們老家的《都龐嶺》雜志上發(fā)表的。給我寄來(lái)的稿費,我馬上就去買(mǎi)了書(shū)?!?/p>

        詩(shī)歌變成鉛字雖然改變不了伍來(lái)福的命運,但在那個(gè)落榜的夏天,還是給他帶來(lái)了溫暖與慰藉?!熬屯赣H和母親給我買(mǎi)了一件新衣服一樣。那種快樂(lè )是油然而生的?!边@么多年過(guò)去了,談起往昔,詩(shī)歌如同孤獨的燈塔,照亮著(zhù)他前行的道路,給他帶來(lái)的滿(mǎn)足感和幸福感依舊寫(xiě)在臉上。

        高中畢業(yè)后,伍來(lái)福一直在家務(wù)農,結婚,生子……人生就如同寫(xiě)好的劇本。務(wù)工之余,他最大的愛(ài)好就是看書(shū)和寫(xiě)詩(shī)。雖然沒(méi)有寫(xiě)出什么名堂,但妻子和父母都很支持他。

        伍來(lái)福最喜歡的詩(shī)人是俄羅斯詩(shī)人葉賽寧,“因為他的詩(shī)感情真摯、格調清新,更懂得傾聽(tīng)來(lái)自底層窮人的聲音?!?/p>

        “金黃的落葉堆滿(mǎn)心間,我已不再是青春少年?!闭勗?huà)間,伍來(lái)福忍不住讀起了葉賽寧《不惋惜,不呼喚,我也不啼哭》中的詩(shī)句。

        寫(xiě)詩(shī)是情懷和追求。為了生計,伍來(lái)福走南闖北,從廣西到廣東,最后落腳杭州。

        杭州的書(shū)店和圖書(shū)館 不會(huì )瞧不起打工者

        2004年,伍來(lái)福背著(zhù)行裝,從長(cháng)洲村出發(fā),一個(gè)人。在桂林的火車(chē)站,他買(mǎi)到一張加班車(chē)的站票,坐了33個(gè)小時(shí)的火車(chē),抵達了當時(shí)位于蕭山的杭州南站。

        回憶當年,伍來(lái)福用一個(gè)比喻,濾去了現實(shí)的艱難,“我就像剛從母體里奔跑出來(lái)的嬰兒,面對熱鬧繁華的城市,驚恐到不知何去何從?!?/p>

        在杭州蕭山,經(jīng)熱心的當地人介紹,他去了工地,開(kāi)始“軋鋼筋”的打工生涯。所謂“軋鋼筋”,是把小的鋼筋擰成固定形狀,然后倒入混凝土加固,這是一個(gè)建筑的基石。

        此后,伍來(lái)福成為一名熟練的鋼筋工。從蕭山到富陽(yáng),從富陽(yáng)到臨安,再到桐廬,又到錢(qián)塘江邊的九堡,這些年,他的打工足跡沒(méi)有離開(kāi)過(guò)杭州。

        他對這座城市充滿(mǎn)了感激?!昂贾菔且蛔莸某鞘?,我在這座城市里除了賺到錢(qián)外,還感受了很多美好,這些都是我人生的回憶?!?/p>

        “什么樣的美好讓你難忘?”我忍不住問(wèn)他。

        “舉個(gè)例子吧,杭州的書(shū)店和圖書(shū)館都不會(huì )瞧不起我們打工者。我在小北門(mén)的工地上干活時(shí),下雨天工地放假,我就去西湖文化廣場(chǎng)的博庫書(shū)城看書(shū),一看就幾個(gè)小時(shí),還會(huì )忘了吃飯。但工作人員從不說(shuō)什么,也沒(méi)有人嫌棄我只看不買(mǎi)?!?/p>

        伍來(lái)??磿?shū)不挑,只要是文學(xué)方面的書(shū),他都有興趣。

        在九堡工地,伍來(lái)福做的還是“軋鋼筋”,一天在工地要待十來(lái)個(gè)小時(shí)。放工后,他就寫(xiě)詩(shī)、看書(shū)。從家里帶來(lái)的幾本書(shū)空頁(yè)上,都密密麻麻地寫(xiě)滿(mǎn)了詩(shī)。

        “我沒(méi)有專(zhuān)門(mén)寫(xiě)詩(shī)的本子,想寫(xiě)了,就寫(xiě)在書(shū)的空白處上。有時(shí)也寫(xiě)在紙上,但紙經(jīng)常會(huì )被搞丟?!?/p>

        “就像有人喜歡抽煙,有人喜歡喝酒,我喜歡寫(xiě)詩(shī)。這件事已經(jīng)融入了我的生命。在工地上,除了詩(shī),我只要有一本書(shū)就夠了?!?/p>

        在一首《給自己的詩(shī)》中,伍來(lái)福這樣寫(xiě)道:

        感謝這世界上最弱小的人群螞蟻

        在我最沮喪的時(shí)候是它們

        那行走在暴雨下的那

        一寸又一寸艱難的步履

        給了我活著(zhù)的勇氣

        故鄉成了他鄉 他在他鄉眺望故鄉

        在廣西長(cháng)洲村,伍來(lái)福用打工的積蓄,蓋起了三層小樓。小樓下面有一個(gè)80平方米的院子。按照伍來(lái)福的想法,這里應該是小橋流水的模樣,是陶淵明筆下的世外桃源。

        “等我老了,就躺在院子里,曬曬太陽(yáng),吃著(zhù)自己種的青菜,數著(zhù)天上的星星。當然,最開(kāi)心的還是寫(xiě)上兩首詩(shī),自己讀出來(lái),這就是我期待的生活?!?/p>

        詩(shī)人都是理想主義者,伍來(lái)福也不例外。當初建房子的時(shí)候,院子里堆滿(mǎn)了從灌江河床上淘來(lái)的石頭,他想在院子里造一座假山。

        可那些石頭一堆就是十多年。伍來(lái)福一直在外打工,故鄉漸漸成了他鄉,他成了那個(gè)在他鄉眺望故鄉的人。

        在一首名為《遠方》的詩(shī)中,伍來(lái)福這樣寫(xiě)自己:

        多少次我站在高高的腳手架上

        抬頭看天 天那么藍

        天那么藍 卻沒(méi)有人告訴我

        什么是遠方

        然而現在

        家成了遠方

        夢(mèng)中的假山、小橋、流水……可能要到退休后,才會(huì )提上日程。這不要緊,伍來(lái)福還有另一個(gè)夢(mèng)想:把20多年的打工生活、看到的悲歡離合、人生百態(tài),都記錄下來(lái)。

        “我想出一本書(shū),一本農民工自己的書(shū),給我的人生一個(gè)交代?!?/p>

        我祝他有一天夢(mèng)想成真。

        在客運中心地鐵站,我們像一對兄弟那樣地揮手道別。


        來(lái)源:杭州日報    作者:記者 李琛 文/攝    編輯:李佳萌

        政協(xié)概況

        十四以下岁毛片带血A级,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无码变态,久久久久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,人妻换人妻A片爽